第666章 可笑(1 / 2)

只是,恐怕那人不会想到,她和季心兰之间的事情很复杂,绝不是简单的敌对关系。

季心兰也没有再怨恨她。

想让季心兰对付她?

可笑。

唐稣心里正忖度那人是谁,就听淳于静好奇的问:“郡主跟稣姐姐是怎么认识的?”

季心兰和唐稣对视一眼,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巧遇。”

“哦!”淳于静点点头,“稣姐姐,您一定要在这里多住上一段日子。”

唐稣笑道:“我住不了多久,顶多三五天就要回去,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。你哥哥呢,怎么没见?”

她惦记着苗苗和玉幽,还有钱庄的事情,还有田地的事情。正打算过两天就回去。

淳于静露出几分失望来,道:“哥哥一早就出门了,去应天府衙门了。”

提到淳于越,季心兰就翻白眼。

她的视线落到唐稣的手上,忽然说:“阿稣,你好不容易来一趟,我陪你去蔷薇河玩吧?”

淳于静的眼睛也一下子亮了:“对对,我也想去!再过段时间啊,蔷薇河的冰就要解冻了,到时就玩不了冰嬉了!”

这两个人立即就站起身,嚷嚷着让人准备衣裳和冰鞋。

赵鸾和淳于夫人许久没见,正高兴呢,也没理会她们,只让人好生跟着伺候,也就随她们去了。

唐稣身体还没完全恢复,加上手有伤,就懒懒的不想动。

无奈淳于静和季心兰闹腾着一定要去,她没办法,只好答应走一趟,但不会下冰去玩。让她们俩自己玩。

淳于静高高兴兴回去,换了身专门用来玩冰嬉的服饰。

上身窄袖的红色裘皮小袄,下身是黑色马裤,套上鹿皮小靴。